宗川

Surf Rock
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短期之内是不会写文了

会在lof发画 记录打卡什么的 希望能有所进步


w今天的目标是能好好勾线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大咪咪

叶黄/练笔

古风*




气氛正是温情脉脉,黄少天摆着一副少年样的失落,一如当年。他抬手扯下蒙面用得黑布,同一瞬间,冰雨出鞘。
他知道若是提前做好拔剑的准备,那姿态必定会被那不要脸的老狐狸察觉出来,于是起势与出鞘仅在一瞬。
剑光一闪,与那剑鸣同时响起的还有陌生的钢铁相摩擦的声音。
千机伞被人忽然提起,狠狠一抖,战矛出阵。
“老奸巨猾!”
“当我第一天认识你呢?”
任黄少天今天把话说得如何旖旎,斗神到底还是斗神。
妖刀可不就以趁虚而入这招出得名么。
冰雨的走势极快,以至于过招过了大半,旁边站着的客栈老板娘才惊呼出声。
叶修收敛了往日的散漫,此刻微皱着眉,一柄长矛愣是拦截住了所有刁钻的攻击。
“妈的叶不羞。”
“可别是养老养烂了吧!”
“天下第一的名头也该易主了!”
“本剑圣可当仁不让啊!”
黄少天手上动作快得让人眼花,嘴巴也没停过。
叶修早就不是第一天见识他这份功夫了。
“都称圣了还玩些小孩儿把戏。”
说着,以一瞬的转守为攻换取了一个后退的机会,脚尖一点,众人之间那柄千机伞化作的长矛又是一个机灵,人叶修已经跳上了房梁。
黄少天火得不行,正要运功,那人凉凉的扔下一句:“老板娘这房梁也是年久失修了,正好请黄将军拆了,官府出钱,整根新的!”
黄少天这才想起自己有公务在身来着。
但也无妨。
把叶修这个妖孽捉住了能省得自己不知道折多少年的寿。
他怒骂。
“老子拆得就是你!”
正要运功,却感到身体有些异常。
莫名的有些……
“我们堂堂黄将军,当众行凶草菅人命,这不合适吧?”
黄少天猛得往上瞪,眼睛里好像着了火。
又是那副勾人的少年姿态,烧得叶修有一瞬间的心神荡漾。
“你他妈给老子下药!”
“噗!”
瞧着药效已经起了,叶修这才回到地面。
黄少天动作也不算迟缓,提着剑就把他给制住了,只是欲火烧的厉害,他无法专心。
叶修连逃都懒得逃。
两人对峙了一会儿。
叶修笑了笑。
“我就休息一阵子,你至于么?”
“你特么休息个鸡毛!”
“你们当官的怎么还管人打不打架呀?不打你还逼着人打?”
“你别给我油嘴滑舌!你知道我不是要听这个!就算他们那样对你,你怎么可以就这样……”
黄少天语塞了。
难受。
看着眼前那人,感觉来得更快了。
大概是脑子都烧得不灵清了。
叶修看着那人双颊的绯红看了良久,最后又狡黠一笑。

“包子!送黄将军去对面怡红院喝茶!快点儿!”

[叶黄]剑圣大大来♂P♂K♂啊

@二二九 填坑报告。
段子流

1

蓝雨兴欣友谊赛兴欣主场时记者采访黄少天。
“对于叶修大大你有什么看法吗?”
“为什么要叫他大大???叶修???叫得他好像真的很大一样。”
某人嘴角一个嚣张的弧度,不过在叶修看来就是嘚瑟。
刚刚结束的团战里因为他一句“叶哥”他手一抖差点被追到。
当晚酒店里叶修毫不客气的撞击着某人。
一边做一边还使坏。
黄少天气都快提不上来了,这种时候才想起自己是个孱弱的电竞选手,不知道对方每天熬夜吃泡面哪来这么大的劲儿。
“大不大?嗯?”
“操!!!你丫小心眼儿!!!”

2

因为先前黄少天说得话后来叶修也被采访了。
暧昧的玩笑话不提。
问了问大神的择偶标准。
直播间里的姑娘沸腾了。
叶修听到提问的时候眉毛诧异的一扬。
也没思索多久,他缓缓道来。
“稳重一点的,嗯会照顾人的。”
黄少天看到这里,沉思了一会儿,乐了。
稳重照顾人说的不就是本剑圣么哈哈哈哈哈哈年纪一大把的还口嫌体正直嘴上一天到晚嫌弃来嫌弃去其实心里喜欢惨了吧。
黄少天心情愉悦,跟着游戏背景音乐的节奏一晃一晃的进本了。

3

叶修本意是想让某人吃点醋,希望他意识到叶神的重要性,以后休得没大没小没上没下,没想到第二次碰面的时候对方的笑容快嘚瑟上天了。
黄少天嘚瑟的笑了会儿,走过去揽住他的肩膀。
“像我这么稳重照顾人的男票哪里找啊。”
叶修哭笑不得。
成天说我不要脸
你咋不叫黄上天呢

4

黄少天最近好像很空,总是往外地跑。
朋友圈里都是西湖景区的定位。
知道真相的魏某想起了这个问题,问喻文州:“你们现在训练都这么轻松啊?他老跑过来玩你们也不管管?”
喻文州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大神陪练,本来我们是请不起的。”

5

由于最近黄少天跑兴欣十分勤快,茶余饭后,大家不免也聊起这位剑圣大大。
陈果:“说实话几年前我还只能瞻仰剑圣大大,没想到几年后会有半夜让剑圣给我看柜台的一天。”
唐柔:“那你叶秋大大给你当网管不是更玄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包子问叶修。
“话说他手速真的很快吗?嘴也很快来着?”
“噗!”
成年人魏某突然想多了。

6

大部分知情人士都没想通,这两个人会由于什么样的契机搞到一块儿去。
苏沐橙表示脑补不能。
但是叶修也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直接坦白。
“喝酒以后一不小心。”
苏沐橙若有所思。
“可是你喝醉以后不是直接睡过去的嘛?”
“……别说出来。”
一边的黄少天一脸日了狗了的表情。
“你这个畜生!!!”

“您的双脚真好看啊。”
“是吗。”
“是啊,真想永远收藏它们……”
“可以哦。过几天就是我三十岁生日了,你过来取吧。”






#我的病人们

挖一个之前说过的言情的坑(伪骨科

我叫闻野,男,今年十七岁,身高186cm,体重68kg。

擅长科目是数学,擅长的运动是篮球。

不挑食。喜欢的娱乐活动是看漫画。喜欢的明星是周星驰。

总结而言,我是一个正在享受着青春的普通高中生。

父母应该算是白领具体我也不知道做什么。

她们很恩爱。

家庭和睦。

对了。

我有一个妹妹,叫闻艺,今年十四岁,在我所就读的学校初中部上学。

记得没错的话身高是160,体重是绝密,我也不知道。

若说我的生活中有什么可以算是“不一样”的,那么闻艺就是这个存在。

为什么呢。

因为,我的父母,也就是闻艺的父母,对闻艺,极尽所能的宠爱。

几乎是教徒那样的程度。

闻艺出生以后,父母的心思完全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想要什么他们就给她什么。

我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忘了他们三年前还生过一个儿子。

那个时候我妈对我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哥哥要保护妹妹”“哥哥怎么能欺负妹妹呢”“哥哥要让着妹妹”之类的。

我十三岁的时候,闻艺十岁。

有一天跟我爸聊天的时候,我爸说。

“能投胎做闻艺的哥哥算你走运了啊。”

……

就是这样的程度。


至于我。

我对闻艺的看法吗?

啊。

我也是教徒啊。




我叫闻艺,今年十四岁。

长发,一米六,自认为颜值有八分,成绩中上。

目前为止的生活一直很安稳,没有大烦恼。

有非常爱我的爸爸妈妈和哥哥。

哥哥又高又帅还是传说中的校草。

有这样的家庭我感到很幸福。

但是问题的所在也在于我的家人们。

前阵子哥哥英语考试考差了,妈妈在训哥哥,我当时正坐在一边吃点心。

妈妈说。

“成绩差成这样以后闻艺有问题问你你都答不上来!你还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闻艺那个同桌英语是全县第一?人家小伙子长得还比你水灵!”

哥哥低着头不说话。

妈妈又说。

“今天回来又一身臭汗这么大人了还会把衣服弄得脏兮兮的你看看闻艺以后还跟不跟你玩。”

哥哥说。

“打篮球当然会出汗啊。”

“闻艺不要你了。”

“……英语好有什么用闻艺英语也很好啊!”

“闻艺以后不要跟哥哥玩。”(妈妈对我说)

“我去洗澡了!”

然后哥哥就走了。

事情就是这样。

我不确定是不是这样。

我最近发现。

全世界都好像默认我要跟哥哥谈恋爱。





------------------

大概考完以后会填嗯。

其实大设定这篇还没体现出来。

我第一次见到我太太是因为她的朋友因欠债,我的属下不得不使用一些野蛮的手段。

这时她说。

“切我的吧,我曾欠了这位先生一些人情。不过我有个请求,我的右手将来还要拿笔,可否切我左手的手指?”

当时我在想,若她是我的伴侣,当有一天我失去一切只剩下我自己的时候,她应该也不会离开吧。

属下询问得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她的手正被按在桌面上。

我阻止了他们。

询问了她的名字。

是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啊。

那我们的孩子可以叫……







一个脑洞

黑社会大佬的爱情故事


暂时画了少天和我周的时装梗w

拍摄ing

希望有朝一日能画完全员= =

人谓尔从江南来
我谓尔从天上来

有一天半夜 我起来上厕所
然后我听到好像哪里有什么动静
我找了一圈
原来是我的打火机发出的声音
他不停的骂我的口红
“娘炮!娘炮!娘炮!娘炮!……”